从卡拉格和内维尔挑选的老照片,回顾经典的双红会

王才体育新闻:奇异的乌龙球、凶猛的铁锹和球队徽章的忠诚之吻,加里·内维尔和卡拉格在双红俱乐部的历史上留下了许多经典的时刻。曼联和利物浦今晚将重赛。这必然是一场火星和地球之间的战斗,利物浦正在为他们的第一个英超冠军而战,曼联的目标是巩固他们的前四位置。这一次,卡拉格和加里·内维尔也坐下来,为他们记忆中最难忘的双红俱乐部拍照。现在让我们看看他们是怎么说的。利物浦3-1曼联(2011年3月):卡拉格将出征纳尼,但避开红牌卡拉格:这不是一个美妙的时刻。

纳尼对潜水有点怀疑,是吗?让我告诉你在那场比赛中我最美妙的时刻是什么…加里内维尔:我想我没有拿到红牌。卡拉格:哈哈,那不是真的!我清楚地记得那不是铲球,而是鲁尼的反应。我和裁判菲尔·多德谈话时,我把他拉到我旁边,告诉他,“纳尼用高超的技术打败了我!”每个人都在战斗,我像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兵一样击倒了他。然后鲁尼走过来对我说:“你不能相信,纳尼哭了!”加里内维尔:你是故意的吗?卡拉格:当然没有。当时,我们队有人受伤,所以我从中卫位置拉到了右边。

弗格森爵士看到了这一切,立刻把纳尼放在左边。所以当时我的想法是,“要么给他施加压力让他把球从脚下踢开,那只是个犯规。我不会让他从我这边接球的。所以我抓住了它,但球反弹了,我没接住它,最后把纳尼的小腿挖了出来。加里内维尔:你认为这是一张红牌吗?卡拉格:是的。我看到了所有队员的反应。但正如我之前所说,我把菲尔·多德拉带过来,我们谈了几句话,达成了某种共识。曼联1-0利物浦(2006年1月):费迪南德打进了制胜球,加里·内维尔亲吻了球队徽章加里·内维尔:老实说,利物浦球迷在那场比赛中一直在用脏话谈论我!所以我想我应该回击他们。

里约在最后一分钟进了一球。太棒了!比赛结束后我还被罚了10000英镑!卡拉格:值得吗?加里内维尔:当然,即使是120次停赛也值得!那可能是我职业生涯中最美好的时刻,因为在那一段时间里球队一直在挣扎。我们三年没有赢得联赛冠军,所以那是那几年最好的时刻。你知道,当利物浦进球的时候,我庆祝,更不用说这是最后一分钟的胜利了!对我来说,就这么简单!杰拉德在曼联球迷面前庆祝,而罗比·福勒也一定这样做了。这就是双红俱乐部的意义。

曼联0-1利物浦(2000年12月):丹尼·墨菲得到一个任意球,利物浦对卡拉格疯狂了:我想这可能是我第一次在老特拉福德或者霍利尔统治下赢了这组球员!加里内维尔:那个任意球是我给利物浦的。我以为是手球。裁判最后罚了一个任意球,这让我很吃惊。卡拉格:我记得我们赢了双红俱乐部后连续赢了四五场比赛,就好像任何一支球队赢了双红俱乐部后都会有一个小小的高潮。但我认为这张照片最珍贵的是它包含了我,欧文,丹尼墨菲和杰拉德,他们当时还很年轻。

我们击败了最大的对手曼联。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有力的打击!我记得那场比赛后,我们在双红球俱乐部抢了一个篮板,我们连续三年击败曼联!加里内维尔:和霍利尔的比赛真的很困难!他们的防守反击非常犀利,就像上赛季的莱斯特城一样,甚至比莱斯特城的反击更强大!这就是他们的风格,他们严密的防守和有序的中场,欧文的反击者在前面。卡拉格:我想当时我们有办法对付曼联。例如,在2003年的联赛杯决赛中,我们找到了击败曼联的方法。

利物浦1-0曼联(2006年2月):加里·内维尔准备在利物浦球迷面前扔出一个界外球:几年前,我在Twitter上贴了一张照片,上面写着一些讽刺的话:“欢迎来到安菲尔德”。在那张照片里,我也要把球扔出界外。我身后有很多利物浦球迷。说实话,那张照片和我现在持有的非常相似。我身后的男孩和女孩似乎不高兴,但他们的表情表明他们并不讨厌,而是为我感到抱歉。利物浦2-3曼联(1999年9月):卡拉格在那场比赛中打进了他的第二粒乌龙球:这就是现实。

你可以从我的表情中看到一切。我知道这球是我自己进的。我们不能谈谈这个话题吗?说说别的。例如,这是特比为曼联踢的第一场比赛。那场比赛我们2-3输了,霍利尔在夏天买了两名中卫,这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我觉得我随时都可能从主力阵容中掉出来,所以我告诉自己要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度过一个完美的赛季。加里·内维尔:那场比赛结束后他让你处于后卫位置了吗?卡拉格:他并没有马上这么做,但是亨霍斯和海皮亚的到来确实给了我很大的压力。

我需要找一个新的职位,否则我就得离开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要么打左后卫,要么打右后卫,这对我来说就像一场噩梦,我仍然记得那些日子。在那场比赛中打进两个乌龙球后,我甚至不敢去每个人都去的酒吧。最后,我选了一个小酒吧,遇到了早早离开的父亲。看来他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我们不应该去拥挤的地方。曼联2-1利物浦(2010年3月):在马斯切拉诺的铲球之后,加里·内维尔和卡拉格发生了冲突:当马斯切拉诺击倒了一名曼联球员,我忘记了他是谁,可能是罗纳尔多。

曼联罚了一个点球,鲁尼的点球被雷纳扑出,但随后他又补射得分。卡拉格:裁判没有送他走,但你鼓励裁判送他走。加里内维尔:我马上就去看裁判了,因为在这样的比赛中,你必须利用失去对手的机会。卡拉格知道我在做什么,他会做的。这时,你必须去问裁判:“你要做决定吗?”卡拉格:我试图阻止他接近裁判,因为我知道他会怎么做。加里内维尔:在这些关键的比赛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是试图影响裁判的决定。这就是你要做的。阿森纳会做到,利物浦会做到,切尔西会做到,我们也会做到。

我不是想让裁判员欺骗或不诚实,但你必须让他们觉得在安菲尔德或老特拉福德执法并不容易。在这种比赛中,裁判也很难分辨是非,因为在场上的球员有不同的意见,教练和球迷也有不同的意见。裁判员试图保持冷静,做出正确的决定,然后你试图影响他。这不是游戏中最重要的部分,但它确实会影响游戏。卡拉格:我的第一反应是把马斯切拉诺推开,因为他在拉曼联球员的衬衫。他真的不需要这么做。加里内维尔:当马斯切拉诺在利物浦踢球时,你能想象他将来会为巴塞罗那效力吗?卡拉格:当然没有。

虽然我一直认为他是一个顶级球员,但我认为他不符合巴塞罗那的风格。坦率地说,当他搬到巴塞罗那时,我觉得巴塞罗那的传球速度对他来说太快了。可以说,球队把他放在中卫位置真的是一个非常成功的转变。加里内维尔:我和卡拉格的身体接触在双红球会比赛中很常见。球员总是试图推开那些试图接近裁判的球员。。